律師問題-律師,我這案子會贏嗎?

30 Jan, 2019

律師回答:

這是每位律師幾乎都會被當事人問到的問題,一般我回答的是,這個問題,這要看你的目標,如你欠債,你希望能賴帳,一般來說敗訴機會很大,但如你目標是證明你已經還錢,這樣成功機會就高了,同時要看你有沒有辦法提出證明你的說法的事證,更重要的是,這些案件事證可以經由法院程序呈現,並得到法官的信任,畢竟身為律師,不得以作誇大不實或引人錯誤之宣傳推展業務,對於受任事件,應將法律意見坦誠告知委任人,不得故意曲解法令或為欺罔之告知,致誤導委任人為不正確之期待或判斷,就受任事件,不得擔保將獲有利之結果,所以我相信除了少數律師外,大多數的律師應該重點會在訴訟策略研擬,畢竟審判的結果除了案件品質外,尚控制在承審法官心中,而非在討論勝訴機率多少。

 

畢竟,影響訴訟結果的關鍵,我們認為就是法官的心證,但律師要作的事就是合法影響法官的心證,尤其,影響勝訴的因素,除律師素質之外,案件基本面的因素,基本占個七、八成,案件基本面是沒辦法選擇而要概括承受,因此,不是因為沒有簡單的官司,而是法律界根本沒有勝訴率這一說法。

 

案件會勝,除了案件內容外,關於律師具體致勝之訴訟事務包括了下列各個方面的完整履行:

 

一、律師應盡量提出可能完整的事實及法律關係解析,無論是法庭內外之陳述,包括:正確條文依據的引用、有利不利實務見解的徹底檢索,甚至主動積極搜集相關事證,這時候就是要看律師對於法律熟悉程度,有人以為律師不是都是懂法律的話,但法律百百款,各自有個別專業的法律,雖然律師都可以為了案件研究法律,畢竟沒有出現在書本的知識,需要仰賴實務經驗才能好好適用法律的,這時候找一個有個別專業領域的律師很重要!

 

二、律師應精準及到位的物證、書證提出,畢竟正確蒐證及調查證據的方向,並整理證據,讓證據資料發揮最大效用,最好同時可以利用對方的證物,並指出證物的脈落,坐實我方的陳述為實!這時候對於專案專注力是非常重要的,物證或書證如何落實,要靠律師於個案中適當方式提出。

 

三、律師應有效掌握及控制人證,避免、降低敵性證人偽證、不實證述的殺傷力,且避免友性證人遭破壞性攻擊,換言之,證人本身就是充滿變數,任何一個律師都要儘量在事前就能判斷證人在庭上到底會說什麼話?要如何因應!這除這要靠律師事前所作功夫及準備後之臨場反應,因此事前對於案件資料熟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開庭前沒有準備,等於讓別人隨便打!

 

四、律師要能條理精準的論述及辯論反駁,並能緊密扣合當事人提出證據資料,並能以簡易方式製作書狀內容,這個部分也要隨著法官心證而變換論點,強化我方論點,弱化對方的論點,不要一成不變!訴訟作為一個相對真理的尋求程序,其最終結果受到各方面的影響:除了個案法律適用、事實認定、個別事證之證據採信等法內因素,尚涉及法官知識、情感,輿論,各類干預等法外因素,這方面律師祇是認知,但說到如何配合法官認知,以調整訴訟策略,可是大哉問!唯一答案,就是要律師判讀法院心證的經驗及能力,通常案件量大的律師,比較容易看出法官的心證,因此祇有常常接觸法官,才能透過反覆實證判斷了解法官的心證。

 

五、律師盡力確保產生對於我方有利的鑑定程序及鑑定意見,鑑定人在訴訟上往往是具有決定性的因素,避免風險當然最好不要鑑定,若一定要鑑定,鑑定人一定要想辦法掌握可能的鑑定結論,當然針對「有利鑑定意見」要有效運用推論,針對「不利鑑定意見」要有效反駁回應或適當縫合,所以律師應該事前了解鑑定內容是件重要事情!

 

六、律師要能適當預測裁判者的心證,尤其是裁判者可能不會揭露在判決書的真正理由及公平性考量,並相應調整訴訟策略如繼續訴訟或考慮和解?舉證方向及爭議處理規劃,更重要是作好敗訴的準備!畢竟法官心證如鐵,這時候改變就是當事人準備敗訴的心態及方式。

 

以上都是處理案件律師面臨的重要課題,而每一項課題都還會延伸、開展出許多複雜的細節。實際的情況是再怎麼清晰、精準的分析,都比不上法官心證及案件品質,說真的,律師能作的事情,就是努力作好可以掌握的部分!但我們相信透過充分的法律認知,過程的正確的訴訟態度,應該勝訴的關鍵!但我們相信好的結果是由一個個過程堆砌起來的,透過律師操作,盡可能過程做到完美,結果一定不會差!

 


瀏覽次數:2614


 Top